Pinned toot

只关注感兴趣的人,想我回粉请出门左转好走不送。没有互动过的follower会定期清理,撒哟娜拉!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Show thread
Pinned toot

“后来。”聂丹道,“我带着重央朝北边走的时候,碰上一位来中土弘扬佛道的大师。他告诉我,当你遇见快乐之时,须谨记这快乐不是永恒的;当你遇见痛苦之时,也须得谨记,这痛苦,也不是永恒的。”

Pinned toot

“世人总是自说自话,对他人的声音漠不关心,当一个人只能听见自己的回声后,就会渐渐地说得少了。”

Pinned toot

有更多喜欢非天夜翔的小朋友吗? :11134:

林少华的翻译如同把鲁迅写的句子重写成高考满分作文,怀疑他不知道什么是简单,也写不出穿透灵魂的强烈或空灵。 ​​​​

非要说的话酷哥攻除了塞林格和秦威航没有人能配得上这个标签,希望广大原耽女孩周知

成功卖出一份安利并不能让我开心。
公开带大名吐槽某热文也不能让狸开心!(出息)
但是成功把好友拽下来陪我一起苦苦蹲坑、一个在别的故事里BE了八百年作者也没希望回来填的坑,我真的好开心哦!

:在哪里在哪里,专栏没看到啊
:锁了,去百度找TXT
:来了来了这个好好嗑
:xx后续挂了,这个故事算BE了,淮上也没打算回来填
:啊!!!!!!!!!!!!!

难以想象直至今天狗血渣贱文里最常见的性格搭配还是对比悬殊的强攻、弱(诱)受

狗血定义:“过度的、特意的煽情表演和剧情”和“经常出现的类似剧情”比如听到噩耗,手中的杯子一定会掉、偷听不小心发出声音被发现这些梗 套路化的情节走向等等等等

反智矫情风《最爱你的那十年》、关爱特殊癖好人员心理健康《白日梦之家》、披着狼皮的羊(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就这就这就这?)《巴甫洛夫的狗》、干柴烈火“现实向”《不叫的丁敏》

这几年的狗血年度流量没有一篇能看的

这些文都归为狗血是因为其中人物的反应、情绪和心理活动趋同,
比如,受被攻误解时、受被人欺负时、受发现攻欺骗自己时、甚至受在床上的情态在听到攻的下流言论时…………

思路僵化和审美单一还灾难性地表现在人物的性格设定类似
类似的性格,遇到类似的情况,反应怎么能不一模一样

狗血文在情节上已经够让读者发笑,如果人物塑造再想当然化,就真的很难看很难看

反套路并不是粗暴地出其不意啊

想到前两年流行的所谓“满嘴骚话攻”……

算了 烦求

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eibo.com/1624834775/K3ivEsZ6V
(既不看校园文也不看霸总文的我很难理解转发说“只有这些能写了”

非天夜翔的文他妈的真是太好笑了。印象最深的是可达操鸡(第一次看到嘎嘎嘎笑了十分钟还没完,响亮的笑声让我妈以为这孩子终于疯了)还有余皓舔玻璃窗上的蛋糕被周来春看见了,以及陈星二周目把项述带出来并且和狗抱头痛哭的那段。每次看到这些片段都笑到昏迷。

我弟能不能给我赏口饭吃安利点原耽给我!

鬼牵手x2
朋友卖安利说语笑阑珊的新文不错,我鬼使神差跟人聊了一中午的一世华裳。。。

建议我们快板演员有雷酱主页修改成以下 :goose_bully:

@OrangeOcean 那这俩又是哪号人物?只见那锄头一挥一落,“咔吧!”,嚯!夺大的笋呐!

我只是截了所有爱狗人士都一定会截的图

【“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遭停职”当事人微店遭遇大量退单 希望“重新调查”】 2月21日,平南县教育局回应“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遭停职”事件,称当事人何思云在事发当年未能转正系因未取得教师资格证,与其举报猥亵案无关。通报称,何思云参加了3次教师资格考试,但成绩均不合格。何思云在其申报转岗材料中提供了一份2011年颁发的教师资格证,后经核查此资格证为伪。 :sys_link: sohu.com/a/451817900_260616 何思云回应称,三次报名资格证考试都因为太忙没有参加考试,自己的教师资格证是通过培训机构取得的。但记者了解到,培训机构并不具有发放教师资格证的资质。何思云说,自己在2016年凭借原有的教师资格证评上了中小学教师二级职称,2017年举报猥亵事件发后,取消了职称。她对此质疑,“为什么之前我可以评上职称,没有人说的教师资格证是假的?等到我举报的事情发生后,再来调查说我的教师资格证是假的。”平南县教育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评定职称时没有发现其教师资格证为伪证。
通报发出后,网上出现各种指责声音,有人认为何思云撒谎,炒作自己的微店,甚至有人说她造谣。何思云说,不断有人通过微博,加自己的微信,甚至跑到微店来谩骂,攻击自己。从2月22日凌晨开始,大量网购订单被退单,“退单的有五六千块钱。”何思云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以前极少退单。
曾经,何思云很喜欢老师这份工作,现在她称“自己心态很复杂,很失望。”她说,2017年的举报事件并不只是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轨迹,而是颠覆了自己以前对于生活的所有认知。何思云希望更高一级主管部门能够对此事“重新调查”。 :sys_link: sohu.com/a/452230161_116237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K3mEyDZIK

#搜狐新闻

我看过的上本“大片留白,举重若轻”还是《理论力学》 :beaver_careful:
……就这种还泣血推荐,看得脑壳疼

我能理解她为什么不爱听别人讲xxx的坏话,这件事激怒我的因素是她堵着我的嘴不让人说话。对一个人的文字付出过真心,会对人产生滤镜,是人之常情。我也这么喜爱着结香老师。因为喜欢的人、喜欢的文字被其他人讨厌,会忍不住站出来声辩几句,也是正常。但因为自己“真心受辱”就说别人不尊重你喜欢xx的心情…………地球不是围着你转的大姐。我只想问一句,凭什么?微博是你的一言堂?

Show thread

记得好几次互关表达过她喜欢xxx作者的心情,我是这个作者的粉转黑,其实都有一段时间没看过这人的文了。微信跟互关聊过几句xxx的文,考虑到差不多算面对面的聊天,言辞比较委婉,只是说了点不喜欢的地方。
后来她又在微博讲这个作者。被她提醒了之后我跑去看该作者的新文,觉得不行。微博毕竟是个比微信面对面聊天更开放的地方,又不是只对着你一个人讲话,这时候我是不会考虑谁谁谁不爱听这话的。话说的比微信上的更重一点,互关就翻脸了:你明知道我喜欢xxx你就是看不起我呗,讽刺我品味差直说。
因为对作者的批评直接上升到我不尊重互关的程度………………您的狭隘也是够让人目瞪口呆的。凭啥我不能说xxx不好啊???

我其实不是很在意别人不喜欢我喜欢的东西或者反过来啦。
你们看我互关里甚至有杨莱粉......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我diss某些人事物的时候,不会在意友邻是不是喜欢.....我其实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这种想起来非得说两句的人。如果有人因此拉黑我我也完全能理解......

每次有雷点赞我那些原耽相关的狸心里都会升起1丝疑惑。
有雷看原耽吗?

巴普洛夫的狗没有结尾就好了,最好的结局就是方敏把周这块毒瘤连带着半个肩膀剜出来,周成了一方毫无生气的肉块。然而这都能he :srsly:
我就是一匹小马,作者赶着我过河不断说这里水深,走不得,然后把我推下去刚好落到潜水艇里,说:“看!虽然水深,但还是有小概率能掉进潜水艇!”
……这他妈都是什么啊

Show thread

翻了半天我才记得有个写得不错的作者叫偷眼禽霜……

Show older
粉橙紅 🍊 v3.0

THE COCTEAU TWINS, PHOTO SESSION. CIRCA 1990'S BY PAUL C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