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对企鹅表达喜爱的人们会得到企鹅的眷顾!嘿嘿 :emoji_plz:
请让企鹅来关注你们 :pen_love:

Pinned post

奶茶推广大使某flop女星表示:
邻里柠檬茶的苦瓜柠檬冰和白葡萄冰茶好喝耶~白葡萄冰茶喝起来像冰滴乌龙,青瓜柠檬冰也蛮清新的说 :pentyan_29:

今天起床发现我妈说自己是个漂亮的傻子,妈咪果然是小镇上最可爱的生物。
我哥今天也很傻,从极其抗拒到如今完美接受海狸设定还为其代言甚至要求我爸开发海狸货币才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我下一步的计划是让我哥相信自己是海葵。
今天的秋天小镇也很幸福。
——节选自《二儿子日记》

慈禧太后拿着皇上递过来的玉玺都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

2020/12/21 

以后应该会有意识控制自己不要在小号大肆吐槽。

因为我意识到这是一种暴君行为

纯粹为取悦自己的【审美趣味】,对周遭释放出大量挑剔/批评,渴望那些无法取悦的统统被消灭。
这种念头未来一定还会不停在大脑中出现,当暴君真的太太太太太太太快乐了。
暂时没办法舍弃这种快乐,那么就先做到高度警惕这种快乐。

*情绪失控并不是理由
我极其厌恶某个网路账号,对我而言它是邪恶罪恶的凝结,是会让我感受到剧烈痛苦的可怕形象。
(不是长毛象的人,请勿对号入座)
所以任何跟这个账号有联系的陌生网路账号,我都宣判它是恶的枝蔓。

当暴君真的很快乐,再一次。

我的朋友,她用包容温柔对待我,不仅完全理解并且支持我当暴君,甚至提供理论支持帮助我当暴君。
这种【护短】超柔软甜蜜,让人想永远舒舒服服地瘫倒在其中。

但一定会变成陷阱的,那些对失控的纵容,一定会变成越来越可怕,越来越填不满的陷阱的。
我可能会为此撒一些欺骗自己,对无辜者不公的谎话。
应该在我还能/还敢对其进行控制的现在,赶快去处理这种失控。
处理的第一步,收回所有暴君式的宣判,向被我的情绪失控干扰到的人道歉。
向每一位说,对不起。

小号上个月写的,重新拿出来提醒自己。

现在冒出了很多这种声音:某人的行为只是群嘲,背后讲小话,试问谁没有做过背后讲闲话这个行为呢。

是,谁都有做过。

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背后讲闲话这个举止也要注意是否越界?要控制传播范围,不能让这个举止演变成一个团体去嘲笑一个人。

幸好我控制住向第三人吐槽的欲望。

来到网络世界不是全然来享受自由的。人还是要约束自己,以人为鉴,不能变成讨厌的人的模样。

Show thread

暂时 应该 也许不会有事 :2101: 发现坐着低下脑袋实在熏得难受。我刚躺了一会儿,起来胸口的窒息感没那么强了。但是直起身坐了一会又开始晕,联系舍友带我上医院了

好像出了点大问题? 

晚上回家后心脏不太舒服,坐下来感觉全身力气在流失
弯腰、低头感觉肺管子都戳到心口了,疼,还有窒息
颈椎出问题了还是心肺功能出问题
如果是心梗是不是现在去急救比较好…可是现在外面太难叫车了……心脏跳得好快

狸崽好像真的不太舒服 :ablobsweats: 有没有学医的知道这是什么症状 :pentyan_apologize:

新的一天(已经在上班了)给大家看看这个碰瓷的坏蛋小狗w
向我奔来,整个狗快乐起飞。
然后就站起来给我羽绒服抹了两道泥啊啊啊啊啊啊——
# #dog #dogs
-------------
在雪里看到了小猫咪和鸟的足迹。
给了山上狗子一个面包肠卷就被缠上了,跟了我一路。
你不要冒充流浪狗好吧!我见过你爸爸!(守林员
2021年1月01日 15:43 ·

阿诺……罐头企鹅发不了图片了,每次上传图片都无事发生 :pentyan_24: 女明星给大家谢罪……

朋友们,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女明星鹅已经跟喜茶解约了。

厚牛乳莓莓冻和新品爆汁大橘好平庸。前者喝着没滋没味,后者跟芬达没啥差别 :pentyan_stare:

三十块钱可以喝三杯Artea了好吗!美团劵才十块钱一杯茉香豆乳拿铁 :d_penchan_072:

针对以下几点黑墨香铜臭的反驳

你说她的粉丝低龄化,魔道祖师红的时候小学生粉乱刷梗。

使用低龄化一词其实不太负责,它用的是“低”,实际在说“高”。
说文字普及率的高,说媒介覆盖率渗透率的高。

为什么今天出了墨香铜臭而不是莎士比亚?

16世纪,看书的、看见莎士比亚的有多少人?那个时代写书的、流传下来的又有多少人?

传播成本降低、社会流动性空前增强,一个作者更容易被看到,是不是就意味着她需要付出的愈少,就意味着真正的崇高和伟大更次要,或者大浪淘沙的难度愈高?

我不确定,可能不同史观有不同回答。

但我想,如果今天不是魔道祖师而是李尔王,墨香铜臭的待遇也不会好(或者说就事论事)哪儿去。

感叹圈子不复纯洁,厌恶商业化,沉迷网文而严守网文和传统文学的界限(要么就“碰瓷诺贝尔”,外强中干本干),是因为它们不够崇高和伟大,经不起时间的冲刷吗?

因为我们不能穿越百年回看,从而真正定义它们吗?

眼见她高楼起、眼见她楼塌了,是因为墨香铜臭写得低级俗套才被小学生们奉为圭臬?才给了批评她的人可乘之机?

莎士比亚的时代也有写得烂的,当时大部分人看不到,看到了也没空没处说;李杜若不是传信而在一个微博普及的时代,跟着诗句一起流传的可能还有劳动人民的差评。

长久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谁起决定作用啊?

问题在于“人人”。这个时代让我们面对前所未有的庞杂混乱的信息,让小学生从识字起就看网文玩手机;这个时代让墨香铜臭被人人看到,让人人得以执笔、可做喉舌。有人的地方就有资本,然后有更过人。

你其实心里有答案对不对,这就是一个让墨香铜臭而不是莎士比亚被更多人看见的时代。

与墨香相比,或许还多得是沧海遗珠,你看得到吗?你愿意看吗?

在文学界可能还算自觉,在别的领域比如娱乐圈,你看得到吗?你愿意看吗?



“低龄化”何止是腐女,门槛的降低不因你圈的性质而转移,顶多有一些程度和速度上的区别。

而“偶像是穴洞中根本的必然”,“只要人尚不愿成为一无所是、去拥有一切,人就需要偶像”,不是墨香铜臭,也会是别人。看看自己吧,我们不是塔尖的直接拥泵者,我们谁不是塔身的一部分。

并不是看轻对崇高与伟大的追求,正因为只有它被历史记住,正因为肯定了历史的作用,才说这不是文本性质的差异,也就不是三五十年后回看与检验的问题。

技术的陷阱文化下移过程中豆腐渣建设的反噬,就在此地此刻。

几年前看到别人转发,1978-2018四十年了,越来越倒退。

是啊,四十年,这四十年的发展比明清四百年都迅猛,怎么可能不迷狂,又怎么可能不失落。





长久以来,困扰我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是怎么做到,怎么做到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坚信自己的无辜啊?

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地痛踩,这万千碎痕里,就没有一道使你看见自己放纵下滑过的影子吗?就没有一道在未来某个瞬间深深地刺痛了你吗?


是是是,你不吃鳗鱼。

肯德基25块一个的冰激凌原来脆筒用的是白色恋人的饼干…… :pentyan_yummy:
很贵不过蛮好吃,奶味超浓~~~

Show older
粉橙紅 🍊 v3.0

秋天小鎮 | credit: bluelemonwhi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