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王有雷 boosted

医闹正式从冷兵器时代迈入热兵器时代了,然而你们只会让人看郑爽

平原,好像日落比較晚,我望著它向西挪移,在水天相接処與它的倒影匯合,緩緩消融。如果在山區,太陽會早早沒入半山腰,沉默的群山只餘一道狹長的金色勾邊,森冷的氣息與夜色一同上湧。
田地,一茬茬秸稈倒伏,不著邊際的曠野只剩空氣流動的嗚呼聲,靜默久了,腦子便通電似的響起吡啵的聲綫。
遠遠地,傳來幾聲犬吠,沉悶模糊的拖拉機隆隆地回應了它。

。或者說因為我們認為某某做錯了,所以我們一起嘲笑不也沒什麼。這不就是在處私刑嗎……

Show thread

。上午看到有人轉kio“盤點心理學人”還不知道他在幹嘛,倒回去看了幾遍才看懂他是在罵人。剛上photog又看見了他……
。有的人理直氣壯的樣子就像是拱著火橫衝直撞的野豬 :blobcatknife:

。沒有耳塞我就活不下去,我謝謝您嘞😅

爭吵。 

我也是錯的,我根本沒有在溝通。倒不如說,我吵架的神情,就是對家長的復刻。我能說什麼。從前,一張嘴就是你個小姑娘懂什麼你讀書讀傻了。
我可以不在意。但他們如果準備霍霍小孩,我不介意當條瘋狗讓所有人都膈應一下。

Show thread

爭吵。 

。我爹並不相信ADHD的存在,還說藥吃了變傻。我說你忘了你兒子之前天天作業拖到十二點寫不完嗎?哦也是你都不管他,你壓根不知道,我怎麼能說你忘了呢?不治了沒關係,你希望他和我一樣變成一個厭學垃圾嗎?
沉默。但我更難過的是:我必須要用成績之類的利益來威脅他才能換來一點稀薄的注意和妥協,而真正困擾我們的情緒問題和執行障礙,在他們嘴裡只能換來一句矯情。

。草,又沒問題了,瀏覽器說22:05再重試就真的可以了,行吧我還得表揚你咋的 :moomin:

Show thread

灘邊擱淺了很多柚子,配上周圍招搖的濃綠水藻,很像一顆顆鮮艷的人頭。

……剛剛放下相機,低頭才發現腳邊有一隻被開膛破肚的鳥 :bc_ahhhhh: 我靜止一秒然後嚎出怪叫

Show thread

踏上河灘沉積的細沙壤,一步一個凹陷。可能很奇怪,但我真的覺得這個觸感很像松露巧克力或者可可蛋糕……偶爾會覺得自己踩在活物上,心裡發怵,四周有很多死去的魚、河蚌,還有不知是祈福還是祭拜的線香。

。我要,徒步一天看看能不能累到睡著 :notlikethis:

Show thread

藍色檸檬威士忌,灰色幽默王有雷。

。怎麼躺著快兩小時了,我也沒玩手機就乾躺啊 :blobby_liedown: 不吃睡不著。吃一片多西拉敏直接昏倒12+小時……要麼睡,要麼死,要麼睡死 :fliptable:

Show thread

。我以為我回家睡眠狀況會好點,結果還是睡不著……
躺著想了很多個過去或者以後的id。最後想到自己叫某盈盈這種和我完全不搭的名字氣得我想吱哇亂叫。草,這就是我對沒法改名的執念 :ahhh:

給自己看看。去做事。 

沒有行動只想逃避的我,説不上該死,但是也沒什麽好拿出來説的或者,大家默認不該說。
我不是一個行動者,只是一個時刻盤算死亡的廢物,如果死之前能幫到一兩個人,或者懦弱虛僞如我也可以做出改變,那就算好。
我現在具體的該做:訓練繪畫和平面設計技能,多讀圖看書和實踐。之後如果能接活或者比賽獲獎,就可以做月捐,或者起碼看到求助信息能多捐一點錢。
然後是否選擇逃走?去哪裏?上學還是工作?應該對當地社會情況瞭解,不要帶著幻想和偏見走到別處。
眼前的生活如果過得去了,我該如何度過我的一生?我想更多的人可以瞭解繪畫和藝術,我應該去教習繪畫,在社區裏、面嚮所有人。我希望我能把它講述得有趣。然後做一個提供幫助和支持的社工,我希望能夠交流,能夠緩解一些痛。

Show older
粉橙紅 🍊 v3.0

THE COCTEAU TWINS, PHOTO SESSION. CIRCA 1990'S BY PAUL C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