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遇春:《醉中夢話》選段

有很多人以為捧腹大笑有損於上流人的威嚴,而是件粗鄙的事,所以有「咽歡裝淚」擺出孤哀子神氣。可是真真把人生的意義細細咀嚼過的人是曉得笑的價值的。

《論語·學而》選段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魯迅:《影的告別》(1924)

我願意這樣,朋友——我獨自遠行,不但沒有你,並且再沒有別的影在黑暗裡。只有我被黑暗沉沒,那世界全屬於我自己。

telegra.ph/影的告別-11-18

塞謬爾·巴特勒隨筆選段

但在我看來,青春正和春天一樣,是一個常被人贊美過度的季節——趕上天朗氣清的日子確也令人可喜,可是在實際生活中天朗氣清的日子並不多,而一般說來,更突出的倒是刺骨的春寒,而並非令人爽適的和風。

(日)石川啄木短歌其一

可悲呀,人人都有家庭,
正如走進墳墓里似的,
回去睡覺。

(古希臘)赫拉克勒斯著作殘篇選

119
|赫拉克利特說|人的性格即其命運(神性)。

124
(宇宙中?)最美麗的秩序,|赫拉克利特說,|是隨意堆起的垃圾。

(五代)馮延巳:《長命女》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陳三願:
一願郎君千歲,
二願妾身常健,
三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

(清)袁枚:《隨園詩話》選段

余戲刻一私印,用唐人「錢塘蘇小是鄉親」之句。某尚書過金陵,索余詩冊,余一時率意用之,尚書大加呵責。余初猶遜謝,既而責之不休,余正色曰:「公以為此印不倫耶?在今日觀,自然公官一品,蘇小賤矣。誠恐百年以後,人但知有蘇小,不復知有公也。」一座囅然。

(南北朝)庾信:《擬詠懷詩》之十八

尋思萬戶侯。中夜忽然愁。
琴聲遍屋裡。書卷滿床頭。
雖言夢蝴蝶。定自非莊周。

殘月如初月。新秋似舊秋。
露泣連珠下。螢飄碎火流。
樂天乃知命。何時能不憂。

(元)徐再思:《雙調·水仙子·夜雨》

一聲梧葉一聲秋,
一點芭蕉一點愁,
三更歸夢三更後。

落燈花,棋未收,
嘆新豐逆旅淹留。

枕上十年事,
江南二老憂,
都到心頭。

(法)皮埃爾·路易:《肉與死》選段

當她雙手捧著頭,想壓下她的思想時,突然地在不措意中隔著有生命的肌膚感覺到她透露死後的模型:空洞的囟門,巨大的眼腔,縮短的鼻梁在軟骨底下,和那突出的下頜。

可怕!那麼這就是她要變成的!在一種震駭的透視中她幻見了自己的屍身,她伸手摸著自己的身體想探究這個意義,這雖是很簡單,可是第一次來到她的心中——那就是,她身上早就帶著一幅骷髏,這並不是死的結果,不是比喻,不是結局,確實每個人帶著走的東西,是人類形態隔離不掉的鬼怪——那麼,生命的鷹架就是墳墓的表記。

一種癲狂的要求,要生活,要再見一切,要重演一切,突然地佔領了她。這是對死亡的反抗,決不能承認這新生的清晨,她會看不見它的夜晚;決不能瞭解這樣的美麗,這樣的肉身,這樣活潑的思想,她肉的這樣華美的生命,剛在最熱烈的時期,就會停止了存在而腐爛。

  《離騷》為屈大夫之哭泣,《莊子》為蒙叟之哭泣,《史記》為太史公之哭泣,《草堂詩集》為杜工部之哭泣。李後主以詞哭,八大山人以畫哭。王實甫寄哭泣於《西廂》,曹雪芹寄哭泣於《紅樓夢》。王之言曰:「別恨離愁,滿肺腑,難淘瀉,除紙筆,代喉舌,我千種相思向誰說?」曹之言曰:「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意?」名其茶曰「千芳一窟」,名其酒曰「萬豔同杯」者,千芳一哭,萬豔同悲也。

  吾人生今之時,有身世之感情,有家國之感情,有社會之感情,有種教之感情。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此鴻都百鍊生所以有《老殘遊記》之作也。

  棋局已殘,吾人將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吾知海內千芳,人間萬豔,必有與吾同哭同悲者焉!

Show thread

「文學部」文學之哭專題

劉鶚:《老殘遊記·自敘》

  嬰兒墮地,其泣也呱呱。又其老死,家人環繞,其哭也號啕。然則哭泣也者,固人之所以成始成終也。其間人品之高下,以其哭泣之多寡為衡。蓋哭泣者,靈性之現象也,有一分靈性即有一分哭泣,而際遇之順逆不與焉。

  馬與牛終歲勤苦,食不過芻秣,與鞭策相終始,可謂辛苦矣。然不知哭泣,靈性缺也。猿猴之為物,跳擲於深林,厭飽乎梨栗,至逸樂也,而善啼。啼者,猿猴之哭泣也。故博物家云:「猿猴,動物中性最近人者。」以其有靈性也。古詩云:「巴東三峽巫峽長,猿啼三聲斷人腸。」其感情為何如矣!

  靈性生感情,感情生哭泣。哭泣計有兩類:一為有力類、一為無力類。癡兒騃女,失果則啼,遺簪亦泣,此為無力類之哭泣。城出杞婦之哭,竹染湘妃之淚,此有力類之哭泣也。有力類之哭泣又分兩種:以哭泣為哭泣者,其力尚弱。不以哭泣為哭泣者,其力甚勁,其行乃彌遠也。

「文學部」文學之哭專題

(晚清)吳趼人:《吳趼人哭》(1902)

「嘗默念中國無開化無進步不能維新之故,大約總因讀書人太少;忽又猛然轉念唯其讀書人太多,所以無進步無開化不能維新也。吳趼人哭。」

「上海穿長衣人多不識字,吳趼人哭。」

「兩天悶坐,良友不來,偶思一新理,方欲發為議論,忽被米鹽瑣碎所敗。吳趼人哭。」

「世人皆知以湯沃雪則雪立化,更無一人能悟及以湯沃雪則湯與雪兩敗俱傷者。吳趼人哭。」

「某甲向某乙長跪不起,作乞憐語。異之,私叩甲曰:‘若向之乞貸耶?何自苦如此!’曰:‘非乞貸也,向之索欠耳!’吳趼人哭。」

「欲強國者必當開民智。萬民之中,愚蠢拙笨如吳趼人者,復何足道;然求愚蠢拙笨如吳趼人者,尚沒有幾個。吳趼人哭。」

「吳趼人著《吳趼人哭》,或曰:‘恐怕沒有幾個人會讀。’吳趼人哭。」

「吳趼人著《吳趼人哭》,或見之曰:‘用不著你哭!’吳趼人哭。」

「吳趼人著《吳趼人哭》,或見之曰:‘我亦欲哭!’吳趼人遂與之抱頭大哭,且欲與之攜手登崑崙山頂,放聲大哭。」

(唐)司空圖:《二十四詩品》選

豪放

觀花匪禁,吞吐大荒。
由道反氣,虛得以狂。
天風浪浪,海山蒼蒼。
真力彌滿,萬象在旁。
前招三辰,後引鳳凰。
曉策六鰲,濯足扶桑。

曠達

生者百歲,相去幾何。
歡樂苦短,憂愁實多。
何如尊酒,日往煙蘿。
花覆茅檐,疏雨相過。
倒酒既盡,杖藜行歌。
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木心:《寄回哥本哈根》

已經很多年
流行穿蘑菇色風衣
流行很多年
不好說流行
說什麼
人穿了蘑菇色風衣走在路上
比蘑菇多兩只腳
蘑菇圓
人不圓
蘑菇靜
人不靜
走來走去
蘑菇有鮮味
人沒有鮮味
人吃蘑菇蘑菇不吃人
我也不吃沒有鮮味的人

(南北朝)鮑照:《朗月行》

朗月出東山,照我綺窗前。
窗中多佳人,被服妖且妍。

靚妝坐帷里,當戶弄清弦。
鬢奮衛女迅,體絕飛燕先。

為君歌一曲,當作朗月篇。
酒至顏自解,聲和心亦宣。

千金何足重,所存意氣間。

(英)雪萊:《奧西曼德斯》(1817)

我遇見一個來自古國的旅客,
他說:有兩只斷落的巨大石腿
站在沙漠中……附近還半埋著
一塊破碎的石雕的臉;他那縐眉,
那癟唇,那威嚴中的輕蔑和冷漠,
在表明雕刻家很懂得那迄今
還留在這岩石上的情慾和願望,
雖然早死了刻繪的手,原型的心;
在那石座上,還有這樣的銘記:
「我是奧西曼德斯,眾王之王。
強悍者呵,誰能和我的業績相比!」
這就是一切了,再也沒有其他。
在這巨大的荒墟四周,無邊無際,
只見一片荒涼而寂寥的平沙。

(晉)嵇康:《贈秀才入軍》第十四首

息徒蘭圃,秣馬華山。
流磻平皋,垂綸長川。

目送歸鴻,手揮五弦。
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嘉彼釣叟,得魚忘筌。
郢人逝矣,誰與盡言。

越調·憑闌人·寄徵衣

欲寄君衣君不還,不寄君衣君又寒。
寄與不寄間,妾身千萬難。

Show more
粉橙紅 🍊 v3.0

THE COCTEAU TWINS, PHOTO SESSION. CIRCA 1990'S BY PAUL C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