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用微信的第一天:

回到外婆家,躺在床上看书睡着了。听到有人上楼,站在我旁边,先拍了张照片,「咔嚓」,然后传出语音通话的声音。我的手机一动不动。抬起头,是哥哥回来了。我跟哥哥说我把微信退出了,收不到他刚刚拍的丑照片。

我跟哥哥说,有点想考警察,因为待遇好好。哥哥问,就因为钱吗?我说,那你为了什么呢?哥哥说,他就是希望自己的生活——爽,而他意识到赚钱只是其中一种方法。

「方法太多了,有时候看一部好的作品就让我好爽。」哥哥说。

今天讨论一个纪录片项目,新来一个女孩。我每次笑她都跟着我在笑。全场肃静,然后我俩一对视就笑得身体都在颤,完全不能看对方,一看就想笑。她问「你这个爱笑的女孩!你叫什么!」

其实我早就知道她是谁了。18年,上第一节纪录片创作课,我本来想拍老年同志舞厅。结果发现这个题已经入围了国内一个纪录片影展。

呜呜,再续前缘。

粉橙紅 🍊 v3.0

THE COCTEAU TWINS, PHOTO SESSION. CIRCA 1990'S BY PAUL COX.